西安鸿鑫通讯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9-2373360
邮箱:service@chtmd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细说光伏产业十年发展历程

编辑:西安鸿鑫通讯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细说光伏产业十年发展历程
乱象溯源:非市场化

和其他产业的发展路径不同,光伏产业走的是一条政策扶持型的路线。

如果对光伏产业近十年来的种种乱象进行梳理,不难发现,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源头,让一切由此滋生。

进入21世纪以来,在人类对新能源的渴求下,风电、生物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不仅成为投资界的宠儿,同时也提升为各国争相支持发展的战略目标。为了解决新能源成本高于传统能源的问题,各国普遍采取了补贴的方法。

本世纪初,德国、西班牙一马当先,推出了补贴发展太阳能光伏发电的项目。不久,德国推出了上网电价法,将光伏产业的支持提升到更高的层面。“用一个法规实现了原本不具备经济性的可再生能源能够以市场化的方式发展”,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及光伏专业委员会主任赵玉文如此评价。

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可再生能源等种种光环之下,特别是在各国政府的政策扶持背景下,光伏产业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在世界以及中国,一路狂奔。

数据表明,2002年~2011年这十年间,全球光伏产业的年平均增长率是53%。而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则更超出人们的想像。2003~2007年这五年间,中国光伏产业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91.3%。用不到10年的时间,中国打造了一个世界级的产业。

2003年,我国太阳能电池产量是12兆瓦,2004年为50兆瓦。而到了2005年,产量一下猛增到139兆瓦,2006年达到400兆瓦。2007年,中国太阳能电池产量首次达到1088兆瓦,超过日本(920兆瓦)和欧洲(1062.8兆瓦),一跃成为世界太阳能电池的第一大生产国。同在2007年,我国光伏组件产量也达到世界第一。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7年底,国内光伏组件产量达到1717兆瓦,比上年增长138%。

光伏企业也由此猛增。据赛迪智库光伏研究所统计,2007年国内从事太阳能电池的生产企业达50余家,硅锭/硅片生产厂家超过70家,光伏组件生产企业共计200多家。目前全球前十大多晶硅、硅片、电池片和组件企业中,中国分别占据4、6、6和6席。

即使是经历了世界金融危机的寒冬,2011年中国的光伏产业仍然势头不减。多晶硅产量达到8.4万吨;太阳能组件产量达到21GW,同比增长100%,占全球总产量的60%;行业总产值超过3000亿元。

中国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最快、产量最大的国家。

乱象之一:跟风效应

有人说,中国加入这场光伏豪赌,是无锡尚德的财富神话催生出来的。

2000年,施正荣还只是一个怀揣着几年打工钱回国创业的海归,在一次游说失败之后,他找到了无锡市市政府。后者慧眼识珠,让无锡小天鹅集团、山禾制药、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等8家国企凑了650万美元入股,与施正荣共同融资成立无锡尚德,并做好了打水漂的准备。此时,施正荣本人以技术股和40万美元的现金入股,占公司25%的股份。

何曾想,2005年12月14日,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开盘价即冲到20.35美元。以此计算,持有6800万股股权的施正荣身价暴涨到13.84亿美元,当日即跻身中国百富榜前五名。之后公司股价又涨至40美元,2006年,施正荣身家更是暴增至23亿美元,成为当年的中国首富。

从40万美元到20亿美元,施正荣的身价在6年的时间内增长了5000多倍。这种令人眩晕的财富效应,瞬间引爆了国内对光伏产业的极大热情。

短短数年内,全国先后建立了几十个光伏产业园,不少老牌企业和上市公司亦纷纷转型,包括浪莎集团、波司登、三星等都先后宣布进军光伏行业。

从2005年起,不到两年时间,相继有10家中国光伏企业在海外上市。除了无锡尚德之外,还有浙江昱辉、苏州CTS、江苏林洋、常州天合光能、保定英利、江苏浚鑫等。2008年2月,深圳拓日和锦州阳光分别在国内及中国香港上市。截至 2012年8月,十大国外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中,前8位的市值都在1亿美元以上。

立项、投资、买设备、建厂房、出产品,在这场对无锡尚德的追随中,究竟有多少钱砸向光伏产业?从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2009年对多晶硅项目建设的统计中,也许可以窥见一斑。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上半年,国内多晶硅项目已建、在建或拟建的已有50家之多,已建成产能接近6万吨,总建设规模逾17万吨,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在这场疯狂的追逐中,不仅有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有乡镇企业;不仅有地方政府,风险投资,还有游资。

对于这种恣意的增长,有人笑言,任何对于光伏产业的预测,都将是一件危险而可笑的事情。

有人痛心疾首,中国现在搞什么产业,都是四个“一窝”:一旦出现新兴产业,都是“一窝热”;而当热到一定程度,则成“一窝疯”;重复建设之后,就是“一窝斗”;竞争白热化,就面临“一窝死”。这无疑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乱象之二:两头在外

如果说,追逐财富是光伏产业狂飙的原动力,那么,欧洲光伏市场的巨大需求,则为这场疯狂的追逐安装了加速器。

中国的光伏行业是一个奇怪的产业,号称“两头在外”,即九成以上的原材料依赖进口,且九成以上的产品需要出口国外。

这在中国制造业的历史上,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由于制作太阳能电池板需要高达99.9999%以上的高纯度多晶硅,国内的提纯技术在早期尚未达到,因此多晶硅的供应一度被国外垄断。2008年10月,多晶硅价格在电池组件供不应求及多晶硅国内产能严重不足的共同作用下一路飙升,从每公斤50美元上涨至500美元。由此,还派生出另一个奇特的现象:“拥硅为王,达产成金”,大有得“硅”者得天下的气势。

虽然原材料问题在后期已经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到2009年,多晶硅的进口依存度已经下降到60%,但“市场需求在外”这个行业的痼疾,一直挥之不去,并最终引发了一场汹涌澎湃的贸易争端。

在国内光伏用户市场尚处于萌芽状态时,欧洲作为全球光伏发电的第一大主要市场,安装量占世界总量的60%以上,表现出巨大的市场需求。过去五年间,中国光伏产业的产量连续世界第一,占据欧洲超过一半的市场。

2011年,中国出口约358亿美元光伏产品,其中向欧盟出口了总价值210亿欧元约合265亿美元,1665亿元人民币的太阳能面板和相关部件,出口量占中国光伏出口总量的七成。2012年我国太阳能光伏产品对欧洲的出口额虽然同比下降45%,至111.9亿美元,但这仍占我国光伏产品总出口额233亿美元一半以上的份额。

欧洲无疑是中国光伏产品最大的出口所在地,如果再加上美国,整个欧美市场就占到中国光伏产品出口的80%以上。而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光伏产品已经垄断其中的六成。

面对如此巨量的中国光伏产品,一些欧洲人士表现出强烈的异议。

在欧盟“双反”案中表现激进的欧盟贸易委员(以下简称欧委会)德古赫特表示,欧委会认为中国光伏企业向欧盟市场的倾销幅度高达112.6%,对欧盟光伏产品的损害程度约为67.9%。欧委会同时认为中国的产品导致欧盟相当数量的光伏企业破产,并影响到欧盟约2.5万个就业机会。

持相同的看法,负责“双反”调查的欧委会贸易总司提出建议,欧盟应该从6月6日起对华加征平均税率为47%的临时性反倾销关税。虽然这一建议在7月中欧达成的价格协调中没有得以实施,但不难看出,这种“市场需求在外”的模式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欧洲对中国的不满。

施正荣在2007年曾表示,“目前欧洲市场的旺盛需求,事实上只是德国近两年市场爆发性增长造成的短期现象。欧洲本土企业凭借强劲的技术实力,势必会迅速达到产能与需求之间的平衡。到那时,欧洲的大门也许就不会对我们敞开了。”

赵玉文也在2007年对我国光伏产业“两头在外”现象表示过忧虑。但是,在巨大的市场和需求面前,对于那些嗜血的资本来说,谁又能阻挡住他们攫取财富的步伐呢?

乱象之三:关乎高科技

十年前,“光伏”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但2003年以后,特别是在各国都把光伏作为一个战略新兴产业时,“光伏”的陌生意味中又增添了神秘的科技含量。

光伏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产业呢?

光伏是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的简称,它利用太阳电池半导体材料的光伏效应,将辐射能直接转换为电能,有独立运行和并网运行两种方式。而以硅材料应用开发形成的产业链条称之为光伏产业,包括高纯多晶硅原材料生产、太阳能电池生产、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相关生产设备的制造等。

在这条产业链中,以上游多晶硅的提纯制造技术含量最高,从上往下,生产的技术门槛呈现递减趋势。这些年来,我国多晶硅产业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在缩小,进口依存度从90%降低到50%,但每年的进口基数仍然比较大,为8万吨。

同时,和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中科院电工所研究员、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孔力认为,我国在晶体太阳能电池的后续研发,以及薄膜太阳能电池的研发等方面与国外存在较大差距,至少落后10年。

然而在一些下游的电池及组件环节,技术含量却低得多。据了解,我国电池生产的工艺和国际相当,具有从事企业多、从业门槛低、利润低的特点,且扩产最快、产量最大。数据显示,我国电池组件生产获取的利润在最终电池组件产品利润总额中的比例约为18%,电池片和硅片生产的利润占比分别约为17%和13%,远远低于多晶硅的占比52%。

而在光伏逆变器生产环节,通过购买图纸、外聘技术指导等方式,就能非常容易地生产出一款产品。根据国家质量认证中心统计,通过其认证的生产企业约53家。而另有统计数据称,目前国内生产光伏逆变器的厂商已达135家,其中绝大多数是刚刚进入这一领域的,有的还处在预研和样机生产阶段。另外还有封装环节,由于技术和资金门槛低,致使我国短时间内涌现出170多家封装企业,总封装能力不少于 200万千瓦。

对此,河北省英利集团首席技术官宋登元直言,我国光伏行业的相关标准基本处于缺失状态,只要有钱就可以做光伏。而有舆论则将之称为,“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披着高科技外衣的制造业”。

在光伏整条产业链技术含量参差不齐,一些环节是空白,另一些环节连农民企业家也能分羹的情况下,行业不断掀起跟风狂潮,整体规模大肆扩张、高歌猛进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

乱象之四:关乎GDP

赵玉文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在中国,一说到新兴产业,还有很好的利润,那么从GDP的角度来讲就不仅仅是企业家的事了,而成为了衡量地方政府政绩的一个标准。

如此,光伏产业在中国,除了世界性的政府补贴这个特点之外,还和GDP捆绑在一起。

曾几何时,光伏产业成为各地政府招商的宠儿,地方政府纷纷给予无偿土地、资金配额、电价补贴等很多优惠条件。为了吸引更多的光伏企业来安家,各地政府不惜动用各种手段,进行优惠条件的大比拼。光伏产业争夺战白热化,光伏产业遍地称王,各种豪言壮语不绝于耳。“我们计划以某某企业为龙头,加快发展硅材料及光伏产业,通过几年努力,形成以太阳能电池用单晶、多晶硅片、太阳能发电、太阳能电池应用等三大系列产品为主,集科研、生产于一体,建设国内最大、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国家级太阳能光伏产业园。”这样的发言,完全可以复制给另一位地方政府领导。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省13个地级市均建有光伏产业园,大型光伏企业20多家,数以百计的为中小企业。放眼全国,有600多个城市把光伏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而在中国西部地区某些城市,出现了动辄几十平方公里的光伏电站规划用地。据统计,目前国内除了西藏,其他省份都提出过多晶硅的发展规划,且都是千亿工程。

“有的城市根本就不具备基础,没有条件,没有产业配套,完全不顾实际情况。”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如此评价。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光伏产业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潮水般崛起,又潮水般衰落了。

作为投资性行业,光伏产品动辄投资达到百亿元。这样巨大的资金来源于何处?仅靠企业自有资金,肯定是远远不够的,银行贷款因此成为一个重要的来源。国内光伏行业巨头,赛维LDK公司2007年上马的多晶硅项目投资额达到了惊人的120亿元,堪称当时世界同行业投资额最大、产能设计规模最大的单个项目,其中绝大部分资金即来自于银行贷款。2013年3月,在对无锡尚德破产后进行资产清理时发现,该公司在银行系统获得的本外币贷款总额折合人民币共计约36.36亿元,其中涉及8家中资银行。

究竟有多少银行贷款投入到光伏产业?虽然没有准确的数字统计,但在评估双反损失时,有关部门出具了一个数据:将面临“超过2000亿人民币的不良贷款风险”,银行贷款的规模,由此可略知一二。

赵玉文说,光伏的发展,本身就是一种以全民的资源来换取的,等到企业破产的时候,就会绑架政府,而政府与银行、信贷、税收有关,同时还与百姓就业有关。于是,一旦企业破产,损失的就不只是这个企业,还有政府拥有的人民的资产。

推而广之去观察,被政府有形之手催熟、又迅速衰落的产业何止光伏行业?类似故事曾在生物质能、风电和LED等众多新兴产业反复上演。“接下来,风电和LED行业都可能出现双反”,这究竟会是危言耸听还是警世良言?

乱象之五:供需失衡

如果说中国仅仅只是垄断了欧洲的光伏市场,供需失衡的情势或许还有缓和的余地;但实际情况却是,现在中国一国的产能就覆盖甚至远超全球市场的需求。

据欧洲光伏工业协会预测数据,2012和2013年光伏市场需求在20~40GW之间。而据赛迪智库光伏所最近的不完全统计,2012年我国156家电池组件企业的太阳能电池产能已超过40GW。

供需失衡的必然结果就是产品降价、利润降低、企业倒闭。

首先撑不住的是欧美企业。据赛迪智库光伏所统计:2010~2012年,欧洲组件电池和硅片破产约35家。

2011年8月,美国就有三家太阳能公司宣告破产,其中包括在业内颇有声望的加州太阳能电力公司,还有长青太阳能公司和光谱太阳能公司。

曾是全球顶尖太阳能面板制造商的德国太阳能企业Solon,2011年12月正式申请破产。该公司在1998年是德国上市的第一家光伏企业,股价最高曾达89欧元。

2012年4月,德国最大光伏企业之一q-cells申请破产。该公司2011年亏损额达8.46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

紧跟其后的是中国企业。

2013年3月20日,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整。这个曾经股价高达90美元、销售收入300亿元、市值突破百亿美元的巨人,一夜之间轰然倒下。

光伏全行业陷入亏损泥潭。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秘书长王勃华表示,2012年,我国多晶硅产业全线亏损,80%以上的多晶硅企业停产,其中两家破产。2012年8月,美国投资机构MaximGroup发布研究报告称,中国前十大太阳能公司的债务累计已经达到175亿美元,整个行业接近破产边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光伏产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并非没有预警。

2009年9月26日,国务院转发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10部委《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38号文),正式将多晶硅列入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行业,并将多晶硅定位为高耗能和高污染产品。

但其实就在当时相关部委的专家层中,也存在着不同数据支持下的不同态度。而行业,其时更是以英勇无畏的姿态恣意前行。

很快,暴跌来临。

据赛迪智库光伏所统计,2010年我国多晶硅价格和3年前的2007年相比,价格跌到只有当时峰值的三分之一。到2012年,多晶硅价格继续下跌,只有2010年的一半,为20美元/千克。2013年6月,我国多晶硅价格为18美元/千克。6年的时间,多晶硅的价格跌去了90%以上。而这个价格,已经低于国内多晶硅制造的成本线。据了解,目前国内众多多晶硅公司的成本普遍在30美元/公斤以上。

而光伏组件的价格同样低于成本。2012年和2013年6月,国内太阳能光伏组件的报价都是0.7美元/瓦。而当时光伏组件的生产成本一般在0.84美元/瓦,垂直一体化企业光伏产品的价格在0.75~0.9美元/瓦之间。和2007年相比,2013年光伏组件的价格同样下跌深重,不到当时3.8美元/瓦价格的20%。

乱象之六:不一样的补贴

世界范围内,各国纷纷将光伏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出台了各种补贴政策。

以光伏装机量最大的德国来说,他们对光伏产业的补贴主要是对用户的补贴。2000年德国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其主要特点之一是“固定上网电价”政策,电网公司必须全额收购光伏发电的上网电量。日本的政策倾斜,也体现为给用户补贴。

在中国,针对光伏产业的补贴侧重在生产制造环节。以2009年开始实行的金太阳示范工程为例,财政部、科技部、能源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规定,光伏电站项目按工程投资(约29元/瓦)的50%给予国家补助,偏远无电地区的独立光伏发电系统,则按投资的70%给予补助。

在国家看来是扶持的政策,到了一些地方和企业那里就成了补贴的代名词。金太阳示范工程一期申报在各省就掀起了不小的热潮。按照政策,每个省最多申报不能超过20兆瓦,但仅以山东一个省为例,就有超过100兆瓦上报至省里;而有实力的光伏企业,例如英利集团一家,上报的规模就达50兆瓦。

政策颁布的2009年,就有100多兆瓦的金太阳示范项目开工建设,实际当年批复装机容量约300兆瓦,财政部就为此提供了近50亿元的补助。

但随着工程转包、路条随意买卖、组件以次充好、重建设轻管理现象的出现。仅在政策颁布的第二年———2010年,财政部宣布取消39个“围而不建、以次充好”的项目,总计装机54兆瓦,这其中包括无锡尚德、阿特斯、BP等国内外知名光伏企业担任业主的工程。2012年,这个榜单上增加了山西国际电力光伏发电、中兴能源、宝利光伏等15家企业。

在监管层与申报者之间的较量中,这项政策一直维持到2013年。最后的核算结果是,2009年开始至今,共有900多个项目被列入补贴名单,中央财政对这些项目的补贴达200余亿元。如此巨量的补贴换来了什么呢?相关数据显示,自 2009年批复的金太阳示范工程仅有装机总量40%的发电量实现并网,其他工程均因各种情况未完成并网或延期。

“这注定是一个短期的过渡政策”,有关人士对此评价。

施正荣曾表示,希望看到的政策是像德国一样,对光伏上网电价进行补贴。电网公司要有积极性去购买,终端用户乐意去用,才是行业发展的关键。

工业和信息化部计算机与微电子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副主任高宏玲表示,在光伏产业初期,国家并未对光伏产品的应用端进行如同上游的大规模补贴,这也是导致目前制造强、应用弱困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伴随着光伏产业的飞速发展,我国的光伏企业是否有足够的自主创新能力,将光伏发电的成本在5~10年内降到常规发电的水平?是否能够在5~10年内将太阳能电池的效率提高到降低成本所必需的水平?是否有信心在5~10年内使中国不仅是太阳能电池的制造大国,还成为光伏发电的应用大国?这是2008年第十届中国太阳能光伏会议上《常州宣言》的一段节选,今日读来,仍然铮铮在耳。
上一条:核电重启商机 下一条:新型传感器在轨道交通中的应用与发展